第69章 就一个字

上一章:第68章 跌宕 下一章:第70章 大才,大材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wx.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在人数高达半桌的高规格慈善晚宴上还有人敢撒泼耍赖?那跟贪污犯扛一麻袋钱进反贪局说自己清廉如水有什么不一样,闹不好都是死路一条,肖桃花没有胖子的厚脸皮,一只手依旧遮住自己的脸庞,压低声音道:“阿蒙,丫你收敛点,否则等下你自己收拾残局,别指望我跟你一起背黑锅。”

死不悔改的王阿蒙一钻牛角尖,就是他老子外加几个叔叔伯伯都来拧他脑袋也转过不弯,他直勾勾盯着那副《寄辛幼安和见怀韵》,道:“墨汁,加上宣纸,再加上那些个胡乱涂鸦的潦草字体,我出1000块够仗义了。我不懂拍卖行规矩,就不许咱老百姓赊账?”

肖桃花私下翻了个白眼,长吁短叹,得,装疯卖傻上瘾了,要单独开溜实在不符合她身为王阿蒙头号死党的身份,虽说他们这一辈错过了诞生过太多传奇的顽主时代,但大院里出来的孩子哪个没有点故事,她跟王阿蒙的友情就是一起闯祸背黑锅挨皮带抽再继续捣蛋这么一年一年熬出来的,肖桃花也不捏王阿蒙的腰部赘肉,也不踩死胖子的棉布鞋,既然上次胖子帮她躲过相亲一劫,肖桃花实在不好意思让王阿蒙一个人犯下众怒死扛到底。

“完蛋。”贺建一拍额头哭丧着脸,是他领着王阿蒙和肖桃花两条北方过江龙撞见陈浮生这只一进山就跟野猫一样跋扈的角色,一场龙虎斗,以王阿蒙憋屈落下帷幕,贺建起先听说黄昆和王大乾回去北方就当告一段落,怎料到胖子还留在南京伺机寻找陈浮生麻烦,事情一旦不可收拾,要传出去其中内幕贺建非被一大帮狐朋狗友骂个狗血喷头,指不定就得落下一个吃里扒外的罪名。

贺建身旁的朋友都好奇询问,贺建是哑巴吃黄连,哪敢诉苦,只是支支吾吾说那个捣蛋的胖子并不是可以乱棒打出慈善晚宴的虾米角色,听说王肖这对“狗男女”是北方来的货色后一群人更加义愤填膺,恨不得本身挺神仙的陈浮生祭出法宝将那两头北方妖孽乱棍打死,在这群同龄人眼中对陈浮生印象都不错,一个男人且不论其背景,能够扛下魏公公的场子玩得风生水起,把乔家和夏河都整得人间蒸发,真要全凭运气,也那不是一般的牛叉烘烘。贺建默默祈祷敢单挑王阿蒙的陈浮生千万别冲动,要是在慈善晚宴上干一架那就真天下大乱了,到时候可就不只是陈浮生跟王阿蒙肖桃花的恩恩怨怨。

心不在焉的贺建刚喝了一口红酒压惊,一看到某人正快步走向王阿蒙,一口酒喷出来,骂了声我草后霍然起身去阻止一场大悲剧的发生,彩弹射击场玩单挑就算玩出天大花样也就十几个旁观者,可这里是哪里,是几百人的慈善晚宴,要是上演一出火星撞地球的真人肉搏战还不捅篓子戳破天,贺建跑得气喘吁吁,差点没把心肝肺脏都给颠出来,心里祈求手段生猛性格一样偏执的某人别急着动手。

钱子项和陈圆殊各自收到一条短信,钱子项看完短信后招手示意一直等待指示的高缘过去,在这位秘书耳畔传授事宜,随后高缘便去与举办方负责人传达上头的意思,钱书记的意思当然意思。陈春雷静观其变,不担忧钱子项掌控不住大局,钱老狐狸最擅长的就是乱局之中脱颖而出一举定乾坤,这点冲突应该都在掌握之中,陈春雷现在担心女儿陈圆殊的心态以及走向捣乱者的陈浮生会做出什么出人意料动作,他可清楚陈浮生丝毫不惧玉石俱焚的个性。

陈浮生一步一步走向王阿蒙和肖桃花,全场都屏住呼吸等待他的雷霆一击。

王阿蒙如临大敌,连肖桃花都站起身,准备迎接这个阴险暴戾男人极大可能性的攻击,肖桃花可不相信一个能爬上树狙人、拿刀抹王阿蒙脖子的男人是个善茬,王阿蒙并不惧怕眼前神态如暴风雨前宁静的老冤家,相反,他很期待这个听口音就是东北爷们的家伙能大打出手,不就是打架吗,上次本来就没打过瘾,换个场地接着来,多像《三国演义》里的张飞战马超,王阿蒙准备先死扛陈浮生一击就当作是理亏补偿在先,只是陈浮生的举止却让全场瞠目结舌,他走到王阿蒙跟前挤出一个灿烂笑脸,伸开双臂抱住莫名其妙的王阿蒙,笑道:“好你个死胖子,来南京也不给我打招呼,我不就没给你接风洗尘嘛,出去叙旧,别在这里埋汰我,嘉宾们都看热闹呢。”

陈浮生笑容灿烂眼神阴沉地瞥了一下同样一脸匪夷所思的肖桃花,肖桃花也是心思玲珑的聪明女人,立即帮着陈浮生一起把王阿蒙近乎扛出大厅,所幸位置本来就离大门很近,没留下太多时间给人咀嚼思量,几乎同时,已经被高缘打过招呼的负责人立即传话给主持人,一场原本要陷入僵局的风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虽说不符合拍卖规矩,但毕竟是搞慈善,又有大佬们撑场,最终字画以王阿蒙捣乱前的600万落入陈圆殊手中,马马虎虎算作皆大欢喜,一些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心中难免遗憾。

一出门,陈浮生就将死死搂住的王阿蒙摔出去,扯了扯领带,脚勾上门,死死盯着最后还不忘手里拿根黄瓜的死胖子道:“存心跟我玩狠的?”

“你不敢?”王阿蒙乐呵呵笑道,他现在是一个光脚的怎么会怕穿鞋的陈浮生。

“老规矩,单挑?”陈浮生咬牙切齿道。

“可以啊,时间地点你挑。”王阿蒙兴奋道,使劲啃着黄瓜。

“那我帮你减减肥。”陈浮生笑眯眯道。

一分钟后肖桃花跟黄养神两个人像两尊门神站在洗手间门口,肖桃花板着一张脸,双手环胸,似乎在气急败坏死党脑子出了问题,竟然还真答应跟那个男人在洗手间单挑一场,而黄养神则优哉游哉欣赏桃花的侧面,虽说女人纯粹靠脸蛋打天下的时代已经落伍,但黄养神以他阅尽****破千的丰富阅历来看待这个娘们,觉得她是属于那种初看挺漂亮还能越看越水灵的女人,****够挺,屁股够翘,****足够修长,脸蛋上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冷艳在男人眼中跟春药没啥不同,黄养神特别好这一口。

“很好看吗?”闭目养神的肖桃花冷声道。

“不算特别好看,不过你长得像我初恋,我就忍不住多看几眼。”在门外帮陈浮生拿着手表和外套的黄养神言不由衷道,桃花真正出彩的地方不在于她的美艳容貌,而是她的气质能让有野心的男人生出征服**,与这类女人交往得手后尤其是第一次床事,那绝对能够天雷勾动地火,再不行的男人也能雄风不减当年一同渐入佳境。

“老掉牙的套路,也不嫌丢你语文老师的脸。”肖桃花笑道,她冷笑起来的时候那种居高临下的鄙夷比板着脸的时候还要刺骨几分。

难得吃瘪的黄养神抽出一根烟,靠着墙壁吞云吐雾起来,嘴角勾着苦笑,一个没有结婚的男人朝一个女人大献殷勤称赞她像自己妻子,那是剑走偏锋的挑逗,黄养神以往虚情假意用这一套都能奏效,就算不能勾搭上床,好歹也能博得美人一笑,没想到今天说了句天大实话,反倒被人唾弃,黄养神喃喃道:“报应啊。”

洗手间里传来动静颇大的响声,磕磕碰碰,跌跌撞撞,想必里头两个人都没手下留情。

“那个死胖子耐不耐打?”黄养神知道这个眼高于顶的娘们不屑与他一个跑腿的喽啰说话,干脆自问自答道:“要是不耐打的话,你就早点准备后事,咱陈哥虽说是一等一奉公守法的良好公民,但天赋异禀,奇遇不断,武力值无上限,江浙老佛爷澹台浮萍听说过没,算了,你一个头发长到扎马尾辫的娘们见识短,不知道我不怪你,那北方的孙老虎和纳兰王爷总知道一点吧,那可都是陈哥的手下败将,等下那个死胖子进去的时候是两百斤,出来就只有一百五十斤了,你不心疼我都心疼,就算是猪肉,五十斤也要五百来块钱啊。”

“丫你不吹牛你会死啊?”肖桃花转头瞪了一眼口无遮拦的黄养神。

“吹牛我不会歇菜,但美女在身边却不跟我畅谈人生憧憬未来,我会憋死的。”黄养神嬉皮笑脸道,也许是近墨者黑,黄养神也开始模仿陈浮生抽烟的手势,三根指头夹烟,土鳖而别扭,不过这小子乐在其中。

洗手间里动静越来越大,夹杂剧烈撞击后的闷哼声。

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的黄养神装作幸灾乐祸道:“听声音就知道那胖子伤的不轻,等下你一个人扛不动可别求我帮你。再说了男女授受不亲,你找谁不好,非要找个胖子亲密接触,那还不如找我,你别看我不高大威猛身材魁梧,但你仔细瞧瞧,我胜在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啊,而且身体每个零配件都齐全,性能优越,用过一次后就没有谁说不满意。看在我们有缘千里来相会并且你像我初恋的份上,我给你打八折,考虑一下。”

肖桃花强忍住抽如唐僧一般叽叽歪歪的黄养神一大嘴巴的强烈冲动,深呼吸一口,重新闭目养神。

洗手间门猛然拉开,黄养神赶紧收敛玩世不恭神态,干净把手表和外套递给笑容玩味的陈浮生,那穿衣服的姿态像极了古代玩弄了某位良家少妇或者黄花闺女后的衙内纨绔,糟蹋完人后便拍拍屁股走人,而黄养神则是那个助纣为虐的狗腿子,走之前不忘朝肖桃花抛一个媚眼。

把肖桃花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如果不是担心王阿蒙,非抽黄养神不可。

“妈拉个巴子的,不是黑虎掏心就是猴子偷桃,老子是一脉单传,你丫无耻也就罢了,就不会下手轻点?!”

骂骂咧咧的王阿蒙鼻青脸肿地走出洗手间,衣衫不整,也的确符合被“玩弄”后的姿态模样,手里还死攥着黄瓜柄不肯松手,望着瞠目结舌的肖桃花,那张苦瓜脸突然露出一个太阳从西边起来的笑脸,道:“不过跟一个比我还不要脸的王八蛋打架,打得这么舒坦,就一个字,爽!”(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wx.com
上一章:第68章 跌宕 下一章:第70章 大才,大材
热门: 乡村少年 尽在不言中 光头武僧在都市 疑案追踪 沉冤昭雪之后 唯一的星光 猎艳乡村 我的猫草不见了 穿成被七个Alpha退婚的Omega 失格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