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心疼

上一章:第62章 等 下一章:第64章 人生怎能只如初见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wx.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陈浮生来到钱家小楼,黄丹青拿出一套三件羊脂白玉佩,巧夺天工,一件鲤鱼跳龙门,一件戴冠童子手持如意骑龙上,最后一件一只猴子攀爬枫树挂上印章,羊脂白玉本就是最佳白玉,这几块羊脂玉水头足,可以放入水中提起后滴水不沾,是上品,而且雕工精湛,出自大师之手,黄丹青把他们交到陈浮生手里,道:“鲤鱼跳龙门你自己留着,那枚状元及第你以后送给你家老头子在北京的恩师,他刚好有个孙子今年考上清华,下次见面用得着,至于那块封侯挂印,官场上的人物最喜欢。”

钱老爷子坐在远处喝茶,对于妻子如此宠溺陈浮生也是无可奈何,这几块玉兴许卖不出匪夷所思的天价,讨喜的地方在于送谁都不容易被拒绝,哪怕对象是号称百毒不侵的陈春雷也不例外。送三块玉不至于让家底厚实收藏颇丰的钱老爷子心中滴血,但黄丹青随后拿出手的东西却让八风不动的老人彻彻底底震慑一把,一枚红绳玉观音,还有一本泛黄《大悲心陀罗尼经》,陈浮生不明就里,黄丹青摩挲着那枚观音菩萨玉像,将它戴在陈浮生脖子里,柔声道:“男戴观音女戴佛,这是习俗。我没机会戴,你家老爷子也不信这个,不给我儿子还能给谁。那本经书你每天都抽空念念,不贵时间多次数多,贵在心诚。”

陈浮生也感受到近乎仪式的隆重庄严,不敢收却不能不收。

黄丹青笑道:“在俗子眼里,这枚观音像还不如状元及第和封侯挂印来得吸引眼球,但它对我的意义很大,既然是一家人,我就希望你把它一代一代传下去。至于那本经书,以前有位恩人说过,修它能得千手千眼,那种大境界对我们来说也许过于遥远,但起码我这些年没病没灾,可见还是有效果的。”

黄丹青信佛,但比较随缘,家中没有佛堂,也不强求于吃斋念佛来破业障,当年她儿子死于横祸,她去过一趟舟山普陀,遇到一位老尼姑,说说黄丹青与观音与普陀有缘,黄丹青最后听了她半年佛法,逐渐心境祥和,不再万念俱灰,老尼姑不久便圆寂。以后黄丹青每年冬天都会去普陀住一段时间,夏天去承德避暑山庄,中秋过后去一趟北戴河,秋末冬初左右到舟山普陀,这是黄丹青雷打不动的行程。那枚玉观音和经书便是当年老尼姑赠送给黄丹青的“遗物”,所以意义非凡,连钱老爷子都侧目,看着陈浮生小心翼翼捧着经书放也不是端着也不是,老爷子笑道:“放着好了,又不会少一页。”

黄丹青瞪了钱子项一眼,后者立即低头翻报纸。

“浮生,你媳妇不参加慈善晚宴?”黄丹青随口问道,对于这位能够被丈夫高度评价的“儿媳妇”,黄丹青并没有过多的好奇,也许是同样身为女人的缘故,黄丹青素来对陈圆殊这类女强人没有好感,曹蒹葭能寂寂无闻站在她儿子陈浮生背后是最好,如果不能,黄丹青不介意替陈浮生与裴戎戎这类女孩牵线搭桥。

“她要帮我招待几个今天碰巧遇上的老乡。”陈浮生老实回答道,“对了阿姨,我还是第一次参加慈善晚会,您帮我说说。”

“无非就是喊些明星来捧场、叫一堆企业家来捐钱,慈善晚宴都逃不过这个路数,今天的慈善晚宴初衷不错,想要替宿迁和睢宁一带的贫困学校更欢书桌椅,再就是购买一批扶贫车,往江苏省一些个偏远山区贫困农民提供医疗援助,好意是好意,就不知道到头来会肥了谁。”黄丹青略带嘲讽笑道。

“什么时候这么愤世嫉俗了,不像你,丹青。”钱老爷子轻轻放下报纸微笑道,“也要体谅他们,能赚钱又能做慈善,终归是好事情嘛,饭桌上不做鱼翅鲍鱼老虎斑,难道全部小米粥加咸菜?那岂不是又要被骂做作秀。都是群在江苏省有头有脸的人物,这不是正应了那句羊毛出在羊身上,要知道慈善晚宴的座位是一个一万块钱。至于你说到扶贫车这个问题,我事后把把关,不管是不是裙带关系拿到合同,质量不能降,我先下军令状,出问题你拿我是问。”

“真出问题我还能把你斩头不成。”黄丹青笑道,把手头上一份报纸砸过去,“在家也敢打跟我官腔,我警告你以后少教坏浮生。”

老爷子看黄丹青心情不错,也乐意不躲不闪故意挨那份报纸一砸,爽朗笑道:“我那怎么能算教坏,那都是经验,表态是门大学问,什么时候什么地点表态,加上怎么个表态,都有讲究,你看我对你的表态是直接军令状,对别人我哪敢说这么死,能拖就拖,能黏就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也就看似糊糊涂涂其实巧巧妙妙过关,就像我前两年接待李老和王老那次,多亏了拖字诀,否则你侄子就得进秦城了。”

“尽扯些旁门左道的大道理,酸不酸。”黄丹青笑道,转头望向耐心听讲陈浮生,“我先给你做点吃的,我知道你跟我一样肯定吃不惯慈善晚宴上的东西,我们先在家填饱肚子,再去金陵饭店遭罪,省得饿着肚子还得跟一群满嘴油腻的家伙赔笑脸。”

因为陈浮生,黄丹青竟然还跟东北小保姆学了做东北饺子,捎上后面来到别墅的高缘,五个人很轻松就把一锅饺子消灭干净,只分到一小碗的高缘和小保姆肯定没吃饱,但不好意思也没胆量继续要,钱老爷子脸皮厚,想再让保姆偷偷再盛一碗,被黄丹青发现立刻制止,结果陈浮生愣是撑下去四大碗,看得老头子敢怒不敢言,憋屈地坐在客厅沙发上随便找个茬教育高缘。

今晚的慈善晚宴让陈浮生这只逐渐爬出井底的东北蛤蟆彻底见到大世面,因为主办方是基金管理会,所以规格很高,除了钱老爷子带着黄丹青出席晚宴,还有许多让人玩味咀嚼的搭档和配对,可以说南京城里各个领域有份量有话语权的角色都汇聚到金陵饭店。

由于陈浮生急着要去饭店凑热闹,本来可以踩点到场的老爷子就顺着他早早来到金陵饭店,把一些个习惯了钱老书记“压轴”的大人物给跌破眼镜,例如章高棠这批钱子项门生也都较早到场,一见到他们立即主动凑过来,很快就形成一个看似松散其实等级壁垒森严的圈子,谁的官帽大,谁就可以多说几句话,钱老爷子官最大权也最大,但却是话最少的人,除了介绍陈浮生就不再与人客套寒暄,几次介绍后那些个富商也就心领神会,立即把对老爷子的歌功颂德转移为对陈浮生的青眼相加,马屁有含蓄的,也有露骨的,内敛如章高棠是多数,但也有一小簇让原本以为上位者都是如老爷子魏端公一般功力深厚的陈浮生大开眼界,他几乎不敢相信一些个往常有机会在电视上一睹尊容的是如此鄙俗不堪,也不敢想象那些似乎上过福布斯的有钱人谈吐是如此肤浅。

“长见识了吧?”今晚穿了一件孔雀绿旗袍惊艳全场的黄丹青在陈浮生耳畔轻声笑道,她实在厌烦老爷子最擅长的应酬,便拉着陈浮生走到角落

“阿姨,以前总觉得自己没文化,不敢乱说话,怎么今天一看,也不是所有成功人士都有好修养。”陈浮生感慨道。

“傻孩子,除了才华,能上位还得靠命和势,你以为每个人都能像你老头子那样八面玲珑,或者陈春雷那样老僧入定,不可能的,不过你也别小瞧了那些靠命好爬上来的粗人,这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按照老爷子的意思多泛泛之交就是,别真的称兄道弟,不值当。”黄丹青提醒道。

陈浮生点点头,突然发现会场几乎所有人视线都投向门口方向。

一个穿黑牡丹旗袍的成熟女人,黑旗袍,脖子里一大串绿松石项链,搭配极为出彩。她姗姗进场,风情摇曳,连黄丹青都情不自禁赞了一句“陈家这闺女做生意真可惜了。”

如果不是陈圆殊过于美艳,吸引了全部眼球,那么她身后不久进场的女人也一定会很扎眼,一套素色的晚礼服,笑容温婉,身材略微消瘦,显得弱不禁风,她的姣好相貌没有陈圆殊那般能产生摧枯拉朽的威力,气质也不像陈圆殊那般不易接近,她挽着一个英俊男人的手臂,一脸幸福神情,她的与世无争恰好衬托出身边男人的锋芒。

锋芒。

即便刻意戴上一副海派风格的圆框眼镜,也遮不住这个年轻却姿态成熟男人的锐气,总有一种男人具备得天独厚的气场,就如前一刻的陈圆殊,这个男人的视线异常精准而效率,一些可有可无的角色被他一瞥带过绝不停留半秒钟,只会掩饰极好地关注钱老爷子这一类权势彪炳的大人物,甚至在黄丹青身上也稍作停顿,至于陈浮生则被他可有可无地忽略掠过。

陈浮生捂住心口,那张在黄丹青和曹蒹葭合力调养下略有起色的苍白脸庞有些惨淡。

“浮生,不舒服?”关注陈浮生远远多过晚宴的黄丹青紧张问道。

“阿姨,没事,这里突然抽了一下,老毛病。”陈浮生挤出一个并不自然的笑脸。

顺着陈浮生的视线,黄丹青注意到那个挺出彩的婉约女人,漂亮,但远没有到颠倒众生的地步,气质不俗,可也不至于在这场宴会上鹤立鸡群。

“浮生,她是谁?你认识?”黄丹青好奇道。

“我认识她,她可能已经完全不记得我。”陈浮生松开手,重重深呼吸一口,神情恢复正常。(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wx.com
上一章:第62章 等 下一章:第64章 人生怎能只如初见
热门: 逍遥梦路 囚雀 和离行不行 橘生淮南·暗恋 鸢鸢相报 野火 绿茵傻腰 攻玉 逍行纪 机械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