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大纨绔

上一章:第39章 刺杀旦,大青衣 下一章:第41章 野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wx.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京锋尚国际公寓离明城墙并不远,它也算是一朵商界号鲜亮,理念独特,昨天说要打造南京第一俱乐部,今天提出“百万买房千万买邻”,噱头十足。傍晚时分,四辆北京牌照的车子来到小区门口,清一色suv,不过都是硬派越野,绝对比o7卡宴之流来得追求专业,两辆陆地巡洋舰,一辆路虎,还有一辆在大陆不太不常见的奔驰,每辆车都沾满灰尘,没有锋芒可言,真说起来4车在保安眼中兴许加起来都不如一辆法拉利刺眼,领头的是路虎,殿后的是新款奔驰。

路虎率先停车,里跳下一个身穿迷彩服的女人,踩着军靴,戴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墨镜,看不清容貌,但光是那一双大腿就令人垂涎,充满**的弹性,很容易就把人引导向男女**上,何况她的胸部堪称雄伟,她抬头望着锋尚国际公寓的标志,神色略微不悦。

陆地巡洋舰里各自走下两个神情尴尬的健壮男人,30岁边缘,穿着打扮一般,比较休闲,但眉宇间都有一股养尊处优的锐气,显然20多年生活不曾消磨他们太多也许是与生俱来的傲气,唯独那辆奔驰的车主没肯下车,翘着二郎腿,变戏法般从旁边掏出两根黄瓜,一手一根近乎匀速啃咬起来,这绝对不是一个有女人缘的男人,一张天生苦瓜脸让他显得老成刻板,若非1米8的身高一定程度上削弱体重170斤带来的视觉冲击,那么他在异性眼中横看竖看哪怕脱光了裤子看都不是个能提起性趣的1等残废。

“小肖,电话打不通,也不知道贺健那小子是不是闯了祸被关禁闭,本来说好他帮我们在锋尚公寓安排住处的。”一个男人苦笑道,似乎对沉默地女人颇为忌惮,言语透着小心翼翼,“要不我来安排,挑家安静点的酒店。”

“青年旅社就行。

”女人虽然神色冷傲,但似乎并不是一个很难伺候的主,要不然也不会提议入住青年旅社这类经济型连锁住所。她瞥了眼最后面的奔驰,见没动静,脸色平静地走过去,一脚踹在车门上,差点震掉那位臃肿青年手中消灭大半的黄瓜,势大力沉,绝对不是象征性动作,不等车主解释,砰砰砰,又是三脚,踢下来不少灰尘,看得远处站岗的锋尚国际公寓的门卫保安刮目相看,虽说一早就看出这年轻娘们不是小鸟依人地类型,但打死也没想到会如此暴戾。

“肖大姑奶奶,丫贺健那王八蛋人间蒸发了关我鸟事啊,我进江苏境内就给他打过招呼,他也拍着胸脯说一切都已经搞定,还信誓旦旦说要给咱们办接风宴,我怎么知道一进南京他就跟我闹失踪,手机一直关机,你别踹我宝贝车子,成不成?给我半个钟头,就是刨地三尺,我也给你把他拎出来。”胖子青年心疼道。

“半个钟头解决不了,我就卸你一只轮胎。”女人说完就转身,回到路虎上闭目养神。

胖子没一点北京大老爷们风范,苦瓜脸愈加愁眉苦脸,两三口啃完黄瓜,拿着手机跑下车,分秒必争地一边拨号码一边冲向门卫,滑稽的是两根黄瓜柄因为没找到垃圾筒,就塞在裤袋里,跑起来显得他裤裆处格外牛叉,跟他那辆奔驰的三叉标致有点异曲同工之地味道,这位好歹能买得起奔驰suv的北方胖子见到门卫,先是嘻嘻哈哈地递出一根烟,中南海,一看包装就知道花不了几块钱的那种,那副苦瓜脸挤出来的谄媚神态,总让人以为他是一名上了贼船的不合格传销人士,不理会门卫地不适应,胖子问道:“哥们,能不能帮我查查你们有没有一个叫贺健的业主。”

不等门卫表态,胖子一拍脑袋懊恼道:“完蛋,这里是那王八羔子送给他新炮友地窝点,按照那冤大头的脾气户头肯定不是他。”

保安忍不住咋舌。锋尚公寓南区动辄五六百万。三期一些别墅破千万也不稀奇。听说过给情妇买包买衣服。可随手就是送一套公寓还真不多见。保安正吃惊着。发觉手中那根中南海已经被抽回去。第一次碰上这种小气货色地保安心中破口大骂。

理直气壮把烟放回烟盒地胖子手机铃声响起。这通电话从头到尾胖子都没有说话。嗯嗯啊啊。全是语气词。一股浓重官腔味。挂掉电话朝后那两个男性同伴伸出大拇指。示意大功告成。屁颠屁颠跑向路虎。笑道:“贺健那孙子说1钟内赶到。他已经告诉我公寓详细地址。我带路先杀进去。要是姑奶奶您对房子不满意。我打断他狗腿。”

胖子驾驶着奔驰领路。报出公寓地址后门卫也没好为难。只能放行。虽说这个连根烟都要抢回去地胖子不像富贵人家。但起码能弄辆奔驰。再狗眼看人低。门卫也不会无理取闹。再者锋尚对员工素质要求素来苛刻。好不容易端上这碗饭地保安不舍得意气用事。

胖子开着那辆不起眼地“破”奔驰进入公寓。行驶几分钟。一个拐弯后恰巧碰到有两辆车要驶出小区。一辆奥迪a6l。一辆红旗hoo3。加上胖子这方面suv。本来说要是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什么问题都没有。但问题是对方那辆超大排量地hoo3生生挤在道路最中央。那架势跋扈无比。胖子一只手打方向盘。另一只手又不知道从哪里摸索出根黄瓜。见到这情形起先也没怎么。寻思着是不是再让几分。就在胖子准备把车偏向绿化带地时候。对方竟然得寸进尺地按响喇叭。异常刺耳。估摸着是尝到了狭路相逢勇者胜地甜头。双方早已

咫尺。那辆红旗还咄咄逼人地继续推进。

胖子闷不吭声一口一口咬着黄瓜。眯起眼睛。几乎只有一条缝。那张苦瓜脸阴沉沉。与方才和门卫打交道地和颜悦色截然不同。啧啧冷笑道:“山低猴子吊。水浅王八跳。好嘛。一辆南京军区地。一辆武警地。欺负我是老百姓还是咋地。”

胖子不急不缓拨了地头蛇兼半个死党贺健地号码,轻声细气问道:“南k2开头的是什么来路,还有j08不是你们江苏的武警系统?我这里碰到两辆,你朋友?”

电话那头嚷嚷道:“王大爷,你可别一到南京就给我捅娄子,我刚从大院里爬墙出来,手机都被老子扣着,这还是特地让在中移动的朋友帮我拿回号码才能打你电话,你要是一闹,你是没事,我八成得被我老子抓回去。

胖子咬着黄瓜,不咸不淡道:“少废话。”

开着一辆斯巴鲁拼命往锋尚公寓奔驰的贺健立即噤若寒蝉,正色道:“南k2江苏省军区的车,上海武警的代码,如果是是江苏。我跟军区那帮少爷不对眼,应该不是我地朋友。”

胖子哦了一声后缓缓道:“不是你的狐朋狗友就好办。”

挂省军区车牌的hg3几乎撞上胖子地奔驰,喇嘛一如既往的尖锐刻薄,与它的主子性格一致。胖子甚至能清晰看到后面那辆奥迪a6里坐在副驾驶席上那个漂亮女人低领胸口的雪白丰腴,此刻她正掏出化妆镜悠闲地补妆,浑身透着狐媚,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端庄贤淑,她身旁地男人只是瞥了眼胖子便将注意力转移到这辆黑色奔驰g50,识货的他有点诧异胖子是通过什么渠道拿到这辆车,车倒是不贵,跟奥迪q77保时捷卡宴是一个价位,两百万不到,但这么早在中国大陆开上路,不算容易,男人好奇之余特地留心了一下车牌,很普通地北京牌照,松了口气,他一向信奉小心驶得万年船。

轰。

胖子一踩油门。

奔驰g500和红旗hg3~猛然撞到一起,把红旗车内那个油头粉面的年轻男人吓出一身冷汗,惊骇地抬头,却只发现一张面无表情地僵硬脸庞,略微臃肿,十分刻板,没有他们这种***里青年纨绔的得意,也没有市井小民的卑微恐惧,甚至没有一个正常人该有地愤怒,不知道是否因为车子矮一截的缘故,他总觉得这个家伙有种居高临下地可恶姿态。在南京素来以嚣张著称的男人恶向胆边生,头脑一热,立即想到要猛踩油门,奈何失了先机,超大排量地红旗竟然被奔驰挤得不停往后倒退,看得奥迪a6内男女惊恐万分,尤其是那位花枝招展的风骚女同志,花容失色,拉下车窗,她樱桃嘴里头国骂不止,看她滔滔不绝的样子,称得上巧舌如簧,虽是一句句不堪入耳的国骂,但从她嘴里跑出来别有韵味,一切归功于她的舌头,那小玩意儿估计没少让男人欲仙欲死。

僵持。

红旗的车头已经一塌糊涂,车里的年轻人一半畏惧一半暴躁地吼叫,等到奔驰g500~终于停下来,立即摇下车窗骂道:“呆b,找死?”

“恩。”胖子一本正经点头道。

“**你祖宗十八代!”年轻人几乎暴走,恨不得从老爹的警卫手里弄把枪过来把眼前这个家伙射成窟窿。

“好的。”胖子还是不死不活的模样。

“信不信我作死你?”年轻人彻底癫狂。

“不信。”胖子摇摇头。

然后胖子火上浇油地继续启动车子,继续蹂躏那辆红旗,似乎生怕这个纨绔不对付他。

怕受伤的年轻人连滚带爬窜出车子,掏出手机报警。

在年轻人等警察的空隙,胖子驾驶着那辆奔驰g500停后退,加速冲撞,周而复始持续这个粗野动作,将那辆价格不算便宜的红旗差点“碾”成一具破铜烂铁,那位本想嚣张一次的公子哥一脸欲哭无泪,奥迪a6则躲在远处,一对男女面面相觑,以为撞上了重度精神病患者。

警察效率很高,在贺健之前就赶到了锋尚国际公寓,亮闪闪警灯那叫一个拉风,人民公仆们一个个英姿飒爽,也许是先入为主的印象,让他们对把红旗糟蹋成废铁的胖子不太感冒,加上这个胖子还不肯下车,当着他们的面孜孜不倦碾车,愈发增加警察方面的反感,再者g500以及身后三辆suv都是北京牌照,而红旗和奥迪a6都是当地“自己人”,尤其是来头不小,hg33甚至是来自掌握枪杆子地军队,哪怕就只有一辆上海武警的奥迪,那也不好惹,加上奥迪司机主动与警察合作,谈吐得体,亮出自己证件后还含蓄巧妙地暗示了红旗主人的大致背景,积极配合的态度外加不俗的后台,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也难怪警察要偏袒他们。

胖子跋扈得连车子都懒得下,板着脸啃黄瓜,比疯子还像疯子。

对峙。

就在警察准备动手要把胖子拖拽下来的时候,g500身后两辆陆地巡洋舰的车主同时下车,其中一个男人望向红了眼地hg3主人,皱眉道:“真不打算私了?”

“私了你妈b。”那家伙口无遮拦,显然已经气急。

北京男人耸耸肩,掏出一本证件递给警察方面的负责人,一个年过四十的老男人,两鬓斑白,成熟老道,这场风波中他一直冷眼旁观,即使对g500~车主心有不满,他也没表露在脸上,一道横杠缀钉一枚四角星花

级警司身份,他相对冷静地接过证件,那是一本军官他对此并不熟悉,只抓住一个最为醒目的重点,北京某部空军少校,少校,中年警司拿着军官证望向北京男人,心中感慨真年轻啊,如果真是货真价实的少校,那这件事情就注定更加棘手。

“外出证和部队驾驶证都在车上,至于持枪证,需不需要出示?”北京男人轻描淡写道。

中年警司手一抖索,没敢接话。

“我打个电话给军队纠察大队,或者直接去所属单位政治部门查询,很简单的,一查就知道真假。”开红旗的家伙也是体制内人物,对此熟门熟路,显然不相信这个北京人是名少校,现在社会上多得是拿假冒军官证行骗地龟儿子,退一万步说,真是个少校他也不怕,强龙斗不过地头蛇,在南京吃哑巴亏的北方过江龙远不止一条,反正每年都有那么几个。

“请便。”北京男人随意道。

在查询证件真伪地同时,红旗车主悄悄喊上几个一个院子长大的发小,无一例外都在军队里厮混,结尾不忘叮嘱让他们开军区地车子过来,对方应该也不是头一次干这类事情,心领神会,没有二话,立即行动起来。

军官证没有半点水分。

如此一来警察方面束手无策,红旗奥迪这一边不肯善罢甘休,奔驰g500这一头更无法无天,罪魁祸首肆无忌惮地啃完一根黄瓜接着一根,另一个女人则干脆坐在路虎上面闭目养神,只是由一个少校和一个不知背景深浅的同伴出面,总让人高深莫测之余感到毛骨悚然。

贺健的斯巴鲁和几辆部队车辆大概是一个时间段进入锋尚国际公寓,红旗车主看到援兵地时候,也正好能看到火急火燎从斯巴鲁走下的贺家大少,他正纳闷自己什么时候能请得动贺健这尊大佛,这尊大菩萨已经顾不得风度地跑向g500,中年警司因为才三级警司地位置,没什么大眼界大视野,但江苏省尤其是南京市公安部门这一亩三分地还是熟悉的,对这两斯巴鲁地主子再熟悉不过,因为这位贺家大少的外公是警界实打实的“一毛三”,这个“一毛”当然不是平时的一杠,是麦穗!一毛三,那就是一级警监,他们的警号那就是几的大佬,一个省也就那么一两个,差不多是警察的终极理想,这位贺少虽说三天两头惹麻烦,但做过几件***里被人称道大快人心的热血事情,所以长辈们都比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中年警司看到他的到来,就知道这件事情差不多没有他们的事情,再闹,就是上层政治位面的勾心斗角,他这种虾米角色想出力都没露面的机会。

“我的王爷,你真闹出这么大阵仗?”贺健仰着脑袋哭笑不得道,迅速掂量了一下对方的斤两,似乎自己就能摆平,如此一想,心情大好。

“我好糊弄,晚上你帮我找点乐子泻泻火就差不多,可后面路虎上面那位大小姐不好伺候,她要发是发起火来,连我都头痛。”胖子趴在车窗上幸灾乐祸道。

“王爷,你别吓我,她来头还能比你大?”贺健心脏剧烈跳动。

胖子没解释,任由贺健小心肝扑通扑通地瞎猜。

似乎想起什么,胖子跑下车,在两个同伙面前一伸手,那两个原本谈笑风生的男人相视一笑,各自回到车子找出一两张东西交给胖子,外人只是略微瞥到一点,好像是“g3”“特别通行”之类的车证,不太熟悉这方面门道的中年警司尚且还能站稳脚跟,红旗男和他好不容易喊来壮声势的死党一阵头皮发麻,等女人透过车窗递给胖子一张”和一张红底黄字的“警备”,一群人彻底脚软。

最后胖子回到g500,坐在位置上低头捣腾许久,又被他找出两张,分别是“京安”“和国a”六七张车证歪歪斜斜放在挡风玻璃下,一张比一张刺眼,一张比一张光芒万丈,也只有体制内的人物才知道那小小一张车证比什么法拉利宾利都来得拉风,也许一张国a在北京以外的地区还不扎眼,或者说没多少人明白g3代表着国安局第3局外勤证,但一张哪怕早就作废没有任何职能的一级“警备”,足够让识货的人触目惊心,就像贺健,最多也只能仗着父辈关系搞到一张白警备,所以贺健比谁都清楚到了北京,这位“王爷”就是吐口唾沫都能淹死他。

那些车证放在一起,你就是在北京长安大街上横着走都没交警敢管啊。

红旗男和奥迪男以及那些援兵一个个如临大敌,战战兢兢。

然后一群心脏剧烈收缩的人就眼睁睁看着这位普通牌照却挂6~张车证的g500将剩下车辆一部一部“碾”过去,愣是没有一个人敢出手阻止,千里之外的北京城卧虎藏龙,喊上几个死党合伙掏出这么些牛叉车证的大少肯定不少,北京这么得理不饶人的公子哥也肯定一抓一大把,但又有恐怖家底又神经质的纨绔还真不多,也算那群平日里挺人模狗样的年轻人倒霉,刚好就撞上一个。

“闹够了没,差不多就让那个贺健帮我们找家青年旅社。”女人打电话给胖子,算不上开心。

斯巴鲁领路,suv尾随,5车扬长而去。

胖子离开的时候不忘朝那群惊弓之鸟喊道:“回头你们把我这辆g500的磨损费送过来,我没买保险的。”

(全本)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wx.com
上一章:第39章 刺杀旦,大青衣 下一章:第41章 野战
热门: 风雪追击 剑王传说 致命相似 侯卫东官场笔记7 舟而复始 若星汉天空下 凶案现场直播 逃婚之后 裙带关系 凰权(天盛长歌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