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谁人不识?(敢借我800白袍,我就敢日更10000+)

上一章:第59章 大风落 下一章:第61章 陪我看星空灿烂,心中江山如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wx.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凌晨2点,陈圆殊公寓门铃响起,当时只有陈象爻早早熟睡,周惊蛰在心不在焉地看电视节目,陈圆殊一直在自己房间电话不断,曹蒹葭则呆在书房继续阅读书籍,王虎剩躲在角落很不客气地开了一瓶葡萄酒,还特地跟陈圆殊要了雪茄,享受不需要他花一分钱的富人生活,关键是他边喝红酒抽雪茄还骂这些玩意不靠谱。br>

门铃响起后,率先出门的是仿佛心有灵犀的曹蒹葭,挠头微笑的陈二狗,一脸轻松的王解放跟成天挂着一张刻板脸谱的陈庆之,大势已定,曹蒹葭没有雀跃神色,也没有嘘寒问暖,只是轻轻帮陈二狗挑了双合脚的拖鞋,然后柔声问道:“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通知一下?想给我一个惊喜?”

“急着开车,想早点过来看你,没来得及打电话,也没想到。”陈二狗略微尴尬地赧颜道,他的确是个跟大时代有些脱节的男人,现代化的东西远没有牛角弓扎枪来得娴熟,不过上手想必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对于一个同时接管郭割虏和夏河双方势力的家伙来说,不再缺女人,更不缺钞票。

“去给你陈姐报个平安。”曹蒹葭点头道,蹲下来很自然而然地帮陈二狗换上鞋子,别说陈二狗瞠目结舌,曹蒹葭身后闻讯赶来的周惊蛰和王虎剩也被这个动作震慑到,陈庆之和王解放似乎也有些吃不消,一个个脸色古怪,唯独当事人曹蒹葭风淡云轻理所当然的姿态模样。

陈二狗小跑上楼去找陈圆殊,亲眼见到这厮活着回来的周惊蛰终于能睡个安稳觉,礼节性告别后便独自平静离开公寓,她的人生远没有陈圆殊和陈象爻那般与陈二狗盘根交错,虽说是一条船上的人,但比起所有人,她跟陈二狗的关系非但不值一提,反而羞于启齿,今天是,以后也许更是。

陈圆殊与她点到即止,曹蒹葭跟她更是距离适中,不是每两个优秀的女人坐在一起就能成为死党闺蜜,相反,因为同一个男人而站在同一个阵营,更多的只会是适宜的勾心斗角和相互戒备。

人过三十,不管男女,谁胸中不积郁或多或少不平之气,谁没体会过世上叵测之机,20岁之前单纯憨厚一些可以被视作可爱,到了而立之年,未免滑稽,尤其像周惊蛰这类剑走偏锋的女人,比起工薪阶层的家庭主妇又多几分坎坷荣辱,坐进q7,周惊蛰习惯性想要抽烟,脑海中却想起陈二狗那句“抽烟会有风尘味”的评语而打消念头,启动车子,周惊蛰开始想象接下来南京不可避免的轩然大波。

陈圆殊听陈二狗语气平静讲述晚上的经历,就跟听演义一般跌宕起伏,本以为杀郭割虏已经是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峰,却更上一层楼,听到夏河的死讯,陈圆殊已经轻微面红耳赤,陈圆殊自认不敢说阅尽沧桑,但好歹也见过不少风雨极多猛人,陈二狗说话不多,加上跟钱子项谈妥整个描述过程加起来也就寥寥数百字,她相信要是让王虎剩来说,肯定能天花乱坠,却注定远没有他描述来得荡气回肠,同时陈圆殊好奇他怎么说服方婕和钱子项,但陈二狗不说,她也不便刨根问底,光是听到一晚杀两人就足以让她一宿失眠。

江湖是什么?陈圆殊一直看不懂,以前迷迷糊糊看魏端公乔八指一伙人上串下跳,觉得那就是南京这种一线城市内的江湖,至于偶尔传闻浙江澹台老佛爷是如何不可一世,内蒙古孙老虎怎样以一敌百,她一直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当不得真。这一刻,陈圆殊仔细审视着陈二狗那张平静安详的脸庞,陈圆殊突然有点悲哀,这个孩子终于不再是那个在廿一会所忐忑苦等的简单孩子,恐怕钻进她那辆玛莎拉蒂东摸西瞧的稚嫩时光也不复重现,她宁肯这个干弟弟杀人后忐忑一些,迷茫一点,惶恐几分,也不愿意是现在的镇静和沉稳,哪怕所有平静都是掩饰。当一个孩子学会戴着面具与你相处,除了说明他已经长大,再就是说明他开始把你不再视作可以袒露心扉的对象,陈圆殊身边有太多表面相敬如宾却其实同床异梦的夫妻,也有太多每天吵吵闹闹却可以白头偕老的夫妻。

陈二狗不明白陈圆殊所思所想,陈圆殊也没有跟陈二狗交心交肺到可以道出心中感慨,两个人面对短暂的沉默局面,陈二狗见怔怔发呆的陈圆殊一时半会似乎没有回神的迹象,忍不住开口轻声笑道:“姐,怎么,琢磨着举报我,然后拿一面南京荣誉市民锦旗?”

陈圆殊作势要打,不过介于房间只有孤男寡女两个人气氛本就有些旖旎,终于还是没有下手,忍俊不禁道:“要把你卖掉,也要等你再值钱一些,你是我现在手上最大的潜力股,不舍得抛。”

陈二狗笑道:“那啥时候升级为非卖品?”

笑得灿烂,像棵大风吹暴雨淋摇摇曳曳却始终不肯倒下折断的狗尾巴草。谁说狗尾巴草不能用灿烂来形容?

陈圆殊那颗坚硬的心被这句没心机的话和这个没有城府笑脸不轻不重撩了一下,欠他的愧疚他的一股脑涌上心头,伸出手摸了摸陈二狗的平头,轻声道:“让姐再考验考验你,要是今天就说你是非卖品,姐就太矫情了。浮生,姐其实能理解方婕,就像她会卸磨杀驴把你踢出魏家,我也不可能挺身而出,帮你对付钱子项,因为我除了是你干姐姐陈圆殊,还是陈家的女人,我只要一天不出嫁,就代表陈家。但姐今晚打了多少个电话请了多少尊菩萨,你知道吗?”

陈二狗摇摇头。

陈圆殊却也没说,反正陈二狗敲门的时候她还在忙着帮他擦屁股,不管陈二狗处理得如何细心谨慎,但两个分量极大的大活人一夜之间人间蒸发,必然伤筋动骨到许多潜伏在水面下的势力,陈圆殊不选择从政的原因除了自身是女人外,更重要的是政界处处制衡时时禁锢,极少有能真正天马行空无拘无束的猛人,再大的官,再具备红色血统的**,每一步都会有不同程度的负作用,红三红四代大多弃政从商并非偶然,陈二狗那一手玩得酣畅霸道,但苦的是幕后的陈圆殊,既要把意思传到能够迅速照应,又不能好心办坏事尤其忌讳把局势扩大化,如果陈二狗再闹腾一点,陈圆殊估计要欲哭无泪,不过这些付出,陈圆殊也不急着让陈二狗知道,不是不想,而是知道很多东西等他真正上位出头,自己懂得后才会更惦念她的好。

“你去好好睡一觉吧。”陈圆殊笑道,变相下了逐客令,她熬到现在,已经困得不行,虽然满腹兴奋,但身体其实已经疲惫不堪。

“我得先跟王虎剩他们吃点喝点。”陈二狗咧开嘴笑道,大步离开陈圆殊的房间。

陈圆殊来到窗口,强忍住泡杯咖啡的**,推开窗,并没有凉爽,相反因为室内常年空调的缘故迎面而来一股清新热浪,没来由想起一句话,人相忘于道术,鱼相忘于江湖,陈圆殊自嘲一笑,她不喜佛道,所以自认流露不出曹家女人“莲花不着水”的气质,她看这一对般配又极其不般配的男女抱有善意的玩味态度,一个苦心积虑往上挣扎,不惜一手鲜血,一个超拔流俗,一副浑然天成“山河大地我独居清净道场”的风范,不搭调,却矛盾地形成一种默契,陈圆殊自言自语道:“曹蒹葭,难道你真打算跟浮生在南京过一辈子?”

在陈圆殊眼中,神秘的曹蒹葭是她见过寥寥几个自认逊色一筹的女人,惊鸿一瞥的上海竹叶青是一个,10年前被称作南京第一美人的周惊蛰能算半个,其她几个都是温雅如玉的大家闺秀,曹蒹葭,让陈圆殊想到书上所说吸风饮露的姑射神人,虽然夸张了一点,但能让自视甚高的陈家大小姐近乎自惭形秽的甘拜下风,足见曹蒹葭和陈二狗在外人眼中是如何的“般配”。

抽雪茄差点呛死、喝红酒就跟灌水一样的王虎剩一听说要出去喝酒,立刻生龙活虎,加上王解放和陈庆之,四个大老爷们就要杀出去找个地方,曹蒹葭轻轻拉住陈二狗到角落,问道:“身上带钱了?”

“不说还真忘了,前面路上买烟买酒都花的差不多,还真怕等下得吃霸王餐。”陈二狗尴尬道,四瓶酒,一条至尊南京,的确把他零钱全部掏空。

“这钱你拿着。”

曹蒹葭悄悄塞给陈二狗一叠钱,大概两千多的模样,让曹家大小姐做事情破天荒的像偷鸡摸狗,那是相当的有趣,连陈二狗都觉着哭笑不得,不过等曹蒹葭手轻轻伸入他裤子口袋又轻轻缩回的一瞬间,陈二狗差点就缴械投降,裤裆里的老二恨不得立即昂首立正,暗骂自己丢人现眼的陈二狗定了定心神,笑道:“你又不是做坏事,怎么藏着掖着干什么?”

曹蒹葭瞪了他一眼,好心当成驴肝肺的家伙。

陈二狗再不解风情这个时候也了解曹蒹葭的用心,兴许是被曹蒹葭那个无心之举给刺激到头脑发热,不知死活地就握住了曹蒹葭还来不及缩回身边的手,她显然被陈二狗这个胆大包天的越轨动作吓了一跳,就想抽手躲避,奈何陈二狗那布满老茧的手贼不老实,抓住她连异性都极少碰的手不说,还不忘摸啊蹭啊揉啊捏啊,曹蒹葭第一次在众人面前露出满脸通红的窘态,因为角度关系,王虎剩那三头牲口只能看到陈二狗和背影和曹蒹葭百年难得一遇的羞涩容颜,连从不多管闲事的陈庆之都眼神玩味地伸长脖子张望,让曹蒹葭哭笑不得的是偏偏陈二狗还一脸道貌岸然地像是上级领导在慰问老百姓,道:“反正你都说要跟我过日子,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人就是你的人,尽管用。”

“尽管用?”曹蒹葭突然由羞赧转变为妩媚,速度之快,令人乍舌。

王虎剩和王解放一阵眼花,乖乖,心想这女人要是一天能有一两次玩挑逗,哪个男人吃得消,再萎的孬种也能雄风大振一日坚挺两三次,大男子主义到了极端的王虎剩那一刻也寻思着跪倒在曹蒹葭石榴裙下真不丢脸,不过二狗的女人,他素来敬而远之,谦恭有加,完完全全达到目不斜视的境界。

王解放对曹蒹葭敬畏远胜心动,所以惊艳归惊艳,没一点歪念头。

忘乎所以的陈二狗刚点头,就心知不妙,果然,曹蒹葭再次以一记比在上海梧桐树下更加漂亮犀利的过肩摔,将给点颜色就想开染坊的某人重重甩出去,不过因为有地毯,加上也有被摔的经验,这一次陈二狗爬起来的速度很快,没事人儿一般拉着瞠目结舌的三人就出去喝酒。

脸皮发烫的曹蒹葭扭头进入书房,却怎么都看不下书,眼神老是情不自禁往那只手瞟,等无意间拿起书柜角落一本《中国新智囊》,发现其中夹着的一张皱痕很明显的纸条,才慢慢恢复古井不波的心境,神采奕奕。

曹蒹葭终于有点明白为什么陈圆殊肯认陈二狗做干弟弟,并且在这一场动荡变局中极为出力。

纸条只有十个字,笔迹潦草,曹蒹葭一眼就能断定是出自某人之手。

“我心中有猛虎,细嗅蔷薇。”

——————————

即使到今天,陈二狗依旧不习惯穿昂贵皮鞋戴名贵手表一身正儿八经西装,不习惯乔六那样抽雪茄,不习惯方婕的喝茶之道,更不习惯钱家老爷子那种高高在上的舞文弄墨,他相信自己一辈子都只能习惯拉拉二胡抽抽旱烟,吃喝大排档,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管穿上什么顶上什么光环,这些根骨子里的脾性,不会变。

陈庆之虽然是根正苗红的世家落魄子弟,但长久的江湖生涯也染上一股匪气,所以跟陈二狗王虎剩他们拼酒也是相当的豪迈,太久没见过白刀子捅进红刀子抽出的王解放格外高兴,几近癫狂,一声狗哥,就跟陈二狗干了三瓶啤酒,差点没把陈二狗直接逼到厕所里去,就是三瓶水一瓶接一瓶灌进肚子也能憋出尿急,王虎剩也跟着起哄,唯恐天下不乱,不是借着酒疯怂恿陈二狗回去就把曹家女人就地正法,就是让陈二狗有空有机会就把干姐姐陈圆殊变成“干”姐姐陈圆殊,陈二狗一想到那次被王虎剩在曹蒹葭面前“出卖”就火大,二话不说灌了他几瓶,陈庆之看着一桌人言谈无忌,也跟着瞎乐。

这一顿饭吃得比任何时候都香,尤其是一开始就跟着陈二狗的王虎剩王解放兄弟,他们看到陈二狗攀爬的每一步,每一分努力,喝高了的王虎剩就肆无忌惮吼道:“以后乱七八糟的小弟喽啰三教九流得喊二狗‘狗爷’,俺不,俺王虎剩大将军一辈子都喊他二狗,俺就是有这个资格。”

“吼个屁,也不嫌丢人。”陈二狗笑着一巴掌拍在王虎剩脑壳上,慌得王虎剩赶紧放下酒瓶,小心翼翼梳理发型。

王解放每当这个时候就必须眼观鼻鼻观心或者仰起头没月亮也得装作看月亮,否则王虎剩很习惯性地就会拿他出气,今天兴许喝多了没那么多忌讳,偷着乐的王解放就被王虎剩一脚踹翻,出了一记刁钻撩菊腿还不忘留意发型的王虎剩红着脸骂道:“爷让你笑!”

四个人已经解决掉三箱啤酒,面红耳赤的陈二狗不理会这对活宝,拿起一瓶酒咬开,站起来,对陈庆之道:“庆之,这酒敬你,你的命我现在还不敢接,我也不想有那一天,只希望你能跟虎剩和解放一样陪着我吃一天苦享两天福。我一直不是可以把话说得很漂亮的人,但我能拍着胸脯向你保证,我陈二狗,绝对不出卖兄弟,你们既然敢跟我有难同当,我就能跟你们有福同享。我要是做了白眼狼,这辈子都没脸去上坟。”

“浮生,再漂亮的话我都听过,不信,即便有些人跟我说真话,我都不会相信,但我信你,假的都信。”

陈庆之温和道,提起酒瓶,一饮而尽,抹嘴后极为难得地开起了玩笑,道:“要不是你有媳妇,我非把象爻嫁给你,做一做小舅子,也好让虎剩跟解放喊我一声陈哥。”

“****你大爷,真他娘卑鄙,果然是斯文多败类。”王虎剩笑哈哈道。

陈二狗喝完酒坐下后,刨了半碗米饭,然后抛给三人一人一根烟,点燃后狠狠吸入肺中,吐出去后沉声道:“其实郭割虏找上我,也许一开始就没打算出那个门。如果陈庆之输了,他可能真会要我一条胳膊,但陈庆之赢了,他知道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赌这么大,搭上一条命,值吗?”

王虎剩半知半解,王解放一头雾水,只有陈庆之了然于心。

陈二狗沉默着抽完烟,咬开一瓶酒,倒在脚下,然后自己又喝了一瓶,道:“郭割虏,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我一定不会让你白挨那一刀子。有你这一步,我才能在南京踏出第一步,以后每年的今天都会敬你最好的酒。”

事情的答案和真相,已经随着郭割虏的死去彻底湮灭,就像魏端公为何会被乔八指在青岛发现行踪一样,像郭割虏一直守望嫂子方婕一样,都不可告人,只能深埋于心。

这场庆功宴简单到近似寒碜,加在一起的开销也就300多块钱,却是四人吃得最香的一顿伙食。

陈庆之举着瓶子跟每个人都碰了一下,对陈二狗道:“浮生,有第一步,就会有第二第三步,总有一天你可以莫道前路无知己。”

“啥意思?”陈二狗愣了一下。

陈庆之没说,王虎剩也没解释,两人相视一笑,豪爽喝酒。

因为“莫道前路无知己”后面一句便是,天下谁人不识君!

明天的南京,将是谁人不识陈浮生?(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wx.com
上一章:第59章 大风落 下一章:第61章 陪我看星空灿烂,心中江山如画
热门: 有个精神病暗恋我 偏执纯情 乌金坠 第十年的情人节 锋芒 史上最强狗熊系统 天王 渣过的奶狗回来了! 彩虹琥珀 吞天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