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蒋青帝,林巨熊

上一章:第42章 辽北海东青 下一章:第44章 熊心,色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wx.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陈富贵带着曹蒹葭在第39军某支精锐中的王牌部队基地参观,特地介绍新主战坦克99g给她,包括周泉在内的师级高干甚至集团军前几把手,都不清楚为什么军委这一次会优先将99g派发给39军,而非38和54这两支素来是共和国解放军长子的战略预备军,陈富贵指着一辆99式坦克道:“这家伙太能吃油,是头油老虎,算起来每摩托小时至少消耗7000来块钱,我每次见到这些大块头都想让二狗也瞧一瞧,他最喜欢新鲜玩意,可惜了就是不能开回家,要不然二狗结婚的时候我就可以亲手驾驶这家伙送二狗和他媳妇。”

曹蒹葭对他天马行空的想法有些哭笑不得,兴许是谈起了陈二狗,他原先紧绷的严峻脸庞稍加缓和,连她都不太想要直视的犀利眼神也柔和许多,但曹蒹葭无心瞥到他眉宇间刻意掩饰的阴霾始终不曾淡去,对此曹蒹葭无可奈何,二狗被逼去南京肯定已经让这位在军队一鸣惊人的大个子形成心结,是理智压过了感性,才让他没立刻脱下军装杀去上海,曹蒹葭悄悄叹了口气,突然看到一幅奇特的场景。

一辆99g主战坦克,一个身材挺拔的青年单手吊住炮管,悬在空中,另一只手老神在在地夹着一根烟,时不时抽上一口,虽然看不清容貌,但曹蒹葭绝对能想象这个吊诡家伙一脸玩世不恭的神情。

而炮管中段坐着一个跟陈富贵体格相似的大猩猩级别猛汉,也许没富贵高大,但横向面积肯定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一条大腿垂下,托着腮帮,望着天空,怔怔出神,像一个木讷的思考者。

“听周政委说沈阳东北虎刚对你和两个战友进行考核,要吸纳你们三个?”曹蒹葭笑道。这对谁来说都是好消息,对她来说是,因为她是陈富贵的直接推荐者,没给开了一次小后门的舅舅曹凤鸣丢人,对如今身居沈阳军区重职的曹凤鸣少将来说也是好事,如今不说39军,整个大军区都知道39军猎人4连有个最骁勇悍猛的排长,一年不到就扛上了少尉军衔。对陈富贵自己来说当然尤其是值得庆贺的事情。军区比武和与万岁军地对抗演习,两战成名,何等的惊世骇俗,和平时代的军人,要想引发全军震撼。曹蒹葭知道实在太难了,等富贵进入东北虎,佩戴上那只肩章,那他就是名副其实的猛虎,尖刀兵中的尖刀,里头一出来,晋升也好,平调也罢。都是一笔常人望洋兴叹的宝贵资历。

陈富贵点点头,似乎对于进入东北虎特种大队并没有太多兴奋。

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这种话没谁对他说过,他最敬重的爷爷只告诉他一世人两兄弟是几辈子修来的大缘分,做哥哥地就得扛下重担。把身子不好地二狗保护好。就连临死的时候也是握着富贵的手,但浑浊眼神却望向一脸倔强不肯哭泣的二狗。而他最心疼的娘闭眼前也是说,把好东西让给二狗。这是天经地义地事,娘的确偏心二狗二十多年,不后悔。富贵也不后悔,也不心酸,因为他,二狗已经赔上了一条白熊,他不想二狗再付出什么不可承受的代价,他是不是金子,会不会发光,都是小事情,但能站高一点爬上一点,陈富贵不会拒绝,如今娘也去世,陈家也就他跟二狗两个人,他想在部队干出点不给爷爷跟娘丢脸的名堂。

“那两个人?”曹蒹葭手指向那辆新式99g坦克。

“一个叫林巨熊,祖籍湖北黄冈,另外一个叫蒋青帝,自称半个北京人,都是刚入伍的新兵,像土匪,不服管,第二个人进4连第一天就跟一群老兵在饭堂扛上,之后玩单挑,一个人挑翻了6个,现在他打饭碗里菜总是最多的。===”

陈富贵平静道,指了指坐在炮管上的魁梧汉子,“他就是林巨熊,身子素质很好,很敢硬打硬,今天早上跟特种部队里来的两名教官交了手,没占到大便宜,也没吃什么亏,但野外生存,蒋青帝出色一些,那小子自称几位祖上在四川和山东都是一把交椅地大响马,私底下能打破8米抓绳上6秒2的军区记录,一把绳子一把刀就能干出点平常人不敢想的大事情,在山里头确实很有脑子,下套子挖陷阱比二狗还五花八门,4连老兵现在野外生存训练都绕开他,因为时不时就有人踩进他的连环套子,防不胜防,很难缠,是个吃一点小亏就阴魂不散的匪兵,心眼跟二狗一样,所以对我胃

这是陈富贵头一回在曹蒹葭面前说这么多话,所以曹蒹葭确定林巨熊和蒋青帝两个战友八成就是唯一在当下敢靠近他地家伙,毕竟如今地陈富贵不再是那个张家寨只会傻笑的大个子,师政委甚至老军长都心甘情愿把他当个宝。

“你们三个怎么能端掉38军地指挥部?”曹蒹葭好奇道。

陈富贵笑了笑,没有解释。

在曹蒹葭和陈富贵谈论两个尖刀新兵的时候,蒋青帝也在琢磨曹蒹葭是何方神圣,一只手从裤袋里摸索出皱巴巴地一包特需专供小熊猫,手一抖,一根烟给抖落出烟盒,脑袋一探,就准确叼住这根烟,把烟盒放回口袋,再掏出打火机点燃,一脸陶醉,道:“笨熊,你说那妞啥来头,我看挺有味道,在4连那鬼地方憋了大半年都快把爷给憋出内伤了,是个母的我都觉得跟貂蝉一样,你帮我瞅瞅那妞是不是真漂亮,要真是,我就豁出一条命从富贵手里抢女人。\\\”

托着腮帮沉默不语的大个子没有理会油滑青年。

“笨熊,我也就是打不过你,要不然非几棍子把你打出一个响屁。”一只手吊在炮管差不多有半个多钟头的青年恨恨道,狠狠抽了一口烟。

大个子就是不说话。

一个巴掌拍不响,自讨没趣的青年抽着烟,望着陌生女人跟差不多比她高出一个脑袋的陈富贵,那颗被父辈称作从不肯在正道上想事情的脑袋又开始转动起来,陈富贵进入部队的手续和流程就很不正常,而且这个男人实在太过鹤立鸡群。让耀武扬威了22年的他生平第一次自惭形秽,果然还是家里太爷爷说得对,部队才是真正卧虎藏龙的地方。

他叫蒋青帝,参军是家族地意思没错,但没人能想到他会瞒天过海偷溜到沈阳军区第39军。太子党?红色**?蒋青帝这辈子最不屑的就是这些**玩意,他也从不指望靠内参消息和倒卖批文发财,一来怕被老爹打断腿撵出家门,二来也不是他的作风。他宁肯自力更生做第二个东北乔四爷。也不拉家族虎皮耍威风,再说从小在北京大院长大,见多了牛人,蒋青帝再嚣张跋扈,也不敢像影视里红三代红四代那样狂妄到无知。在他看来,身在北京,家里有一两个肩上扛金星的将军或者吃政府饭的省部级官员,千万别得瑟,丢人现眼。

那次军演,蒋青帝用屁股想都知道演播大厅肯定有一两个姓蒋的将军在盯着屏幕,心里笑开了花,嘴上却跟同僚一起骂39军的人太阴险狡诈。*****

上梁不正下梁歪。

蒋青帝斜叼着烟。蒋家出来的男人是什么货色他还不清楚,一个比一个精,到了老太爷那里根本就是成了精地天字号老狐狸。

蒋青帝天不怕地不怕,但从小到大就怕眼睛比眼镜蛇还毒地老太爷,喜欢躺在椅子上打瞌睡的老太爷是一个。刚碰上一起扛过枪爬过山还一起关过禁闭的陈富贵能算半个。蒋青帝见过能打的爷们,但这么霸道的男人。是头一个,林巨熊能打吧。今早考核第一个东北虎地教官因为大意,结果就被一点不客气的林巨熊摔趴下直接昏迷了,但撞到陈富贵,那一样得服帖,没办法,人家打架完全不能用正常人类来形容,蒋青帝甚至觉得输给陈富贵一点不可耻,是挺光荣的事情,所以这个家伙不肯后退的时候,蒋青帝毫不犹豫地跟林巨熊一起选择站在他身后,像一柄三叉戟插入38军腹地,继而心脏,一举击溃,有运气,但更多的是没一点水分的实力,蒋青帝甚至有种既生瑜何生亮的感慨。

但最关键的是那个伟岸男人说了一句,我只是个农民,爷爷是,娘是,弟弟是,我一辈子都是农民。

蒋青帝这个时候才打心眼佩服陈富贵。

他抬头瞥了眼不善言辞地大个子林巨熊,觉得这家伙差不多也跟他一样佩服兼敬畏着陈富贵。

“巨巨,想清楚以后做什么没?”这是蒋青帝给林巨熊取的昵称,他要么喊他笨熊要么就是巨巨,而后者往往会引来一顿暴揍猛打。

“没有。”这一次林巨熊没有揍蒋青帝,也没有沉默。===

“你除了训练就是发呆,你好歹想出点东西啊。”蒋青帝连跳脚骂人的冲动都有了。

“富贵说以后让我跟着他混,反正他走哪我就去哪,省得费脑筋。”林巨熊挠了挠头,露出个阳光到刺眼的笑脸。

“你们两个不讲义气的畜生啊!”

痛骂一句,然后蒋青帝就吐掉烟,像被人玩弄了身体还没拿到钱地怨妇,咆哮开来,松开手,跳到地上,就跟神经病一样张牙舞爪冲向瞠目结舌地曹蒹葭和神色自若的陈富贵。

当然结果是不言而喻地,陈富贵把他撂倒在地,一顿痛踩。

而这个往常最喜欢嬉皮笑脸游戏人生的家伙还死死抱着陈富贵地大腿,一脸悲恸,嚷着让陈富贵忍不住加大力道的话:“富贵哥,不能抛下我一个人不管,你要对我负责啊。”

一辆漆黑色宝马带出一条优雅轨迹,停在南京化学工业园区长芦片区极为醒目的青禾大厦,宝马后面跟随着一辆奥迪a6,最终走下凭借一系列铁腕手段成功代替魏端公填补青禾实业权力真空的方婕,她身后跟随着两名西装笔挺神采奕奕的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微微靠后,将这位女强人衬托得愈发强势无匹。

他们一踏进青禾大厦,各个位置上的精英职员都不由自主退避三舍。对他们这群职场精英来说,有红色背景的方婕根本不需要多言,那是在青禾实业中仅次于终极boss魏公公的存在,但让青禾众多女职员真正上心的却是方婕身后的两个男人。

左边稍高英气逼人地男人应该是第一次在青禾大厦露面,一身儒将无双的风范。而右边的男人则是公司内部早就沸沸扬扬的八卦主角,有消息灵通人士说他是魏家的上门女婿,是魏大公公生前钦定的接班人,还有人神秘兮兮不惮以最大的恶意说他是方婕的姘头。是隐藏了江苏昆山**身份地年轻阴谋家。和方家一起篡取了魏公公地大好江山,八卦流言漫天飞,一扫一箩筐,但那个年轻人的公开身份就是青禾实业集团总部人力资源副经理,职位不算太高。也没见他进过办公室,只能说是一个挂名的虚职,但没人敢轻视这个光环无数的太子驸马式人物。

每次参加董事会议,方婕都是最后一个到场,这点跟魏端公截然不同,也惹来众多非议,当方婕推门而进面对一场不亚于商场搏杀的新一轮利益博弈,替她关门地是陈二狗。这个在青禾实业众多大佬眼中像一根刺的男人并没有像往常那样低头掩门后轻轻离开,而是轻描淡写扫视一周,眼光明显在几个魏端公一走就想猴子称大王的青禾高层身上停顿几秒,透过缓缓关上的门缝,这些起先不以为意的商场大鳄无意间瞥到了他身后的陈庆之。一看到那张不发一语依旧能够把一股杀机腾腾气势散发出来的凉薄脸庞。都下意识往后挪了挪身体,等众人心目中方婕的两个狗腿子消失于视野。他们不约而同松了口气。

商场地尔虞我诈,就这样被挡在一扇门后。陈二狗站在门口靠着墙壁抽烟,陈庆之则闭目养神,他不了解陈二狗迫切进入青禾实业的心境,对陈庆之来说身上的钱只要足够让陈象爻过上不比一般人差的日子就很足够,再多就是负担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陈二狗知道陈庆之跟自己是思想境界、野心原则等等都南辕北辙的人,所以他只管吩咐陈庆之做事,至于为什么做,做了后有什么意义,都不谈,陈庆之不是王虎剩,在他面前谈金钱谈美人,那就跟在得道高僧谈蝇营狗苟聊风花雪月一样不靠谱。所以陈二狗喜欢跟王虎剩单独说事,而王虎剩大将军看上去也很喜欢狗头军师地身份,给他一瓶酒一包烟,就能说得唾沫四溅,为人处事,王虎剩地确教给陈二狗许多,也说了不少金玉良言,比如他劝说陈二狗严格控制那张华夏钛金卡的使用度,该花地,像给陈庆之买衣服,给陈象爻治病,必须用那张卡话,否则就矫情城府过了度,得不偿失,不该花的,一分钱不能动,王虎剩也让陈二狗千万不要太跟宋代王储这类角色走得过近,因为他说方婕要地是一个魏家的心腹司机,而不是一个专心致力于培养经营自己势力的野心家,所以陈二狗现在跟石青峰在内的几个场子负责人关系都很清淡,虽然心底很心急构建出属于自己的关系网,但还是忍,安分守己做一个魏家的看门人,不过在王虎剩的提醒下与魏夏草改善了关系,不敢说让魏家大小姐有好感,但不至于像起初那般被视作眼中钉,魏夏草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也终于不再摆臭脸,如此一来,方婕松了口气,陈二狗也松了口气。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着乔六大动干戈。

陈二狗比谁都渴望乔六折腾出大动静,否则魏家就是一锅清汤寡水,他捞不到什么大好处,这是很浅显的道理,只不过他不知道这已经叫做狼子野心。

陈二狗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魏冬虫那妮子。

“二狗,今天有空吗?”

“得等你大姨开完董事会,不知道下午几点钟能结束,不过晚上肯定没事情。”陈二狗回答道。

“今天我生日,我现在正式邀请你来我家做客,我妈也同意了,就这么说定,ok,不见不散。”魏冬虫啪一下挂掉电话,一点不给陈二狗回旋的余地。

(全本)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wx.com
上一章:第42章 辽北海东青 下一章:第44章 熊心,色胆。
热门: 九州·魅灵之书 一粒红尘 邪气凛然 在逃生游戏当群演 九仙帝皇诀 秘书长 银刃与玫瑰 京都的故事 被男主的白月光撩弯了(穿书) 斗罗大陆(斗罗大陆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