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大流氓魏公公

上一章:第八章 孩子与蛇,金石气 下一章:第10章 孽畜,现出原形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wx.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晚饭吃了蛇肉喝了蛇汤,魏端公大饱了一次口福,配上让陈二狗加了点草药的小酒,一顿饭吃得酣畅淋漓,摸着肚子叼着烟,魏端公懒洋洋走在小区内,眼角余光突然瞄到一个很容易被记住的身影,王虎剩,魏端公嘴角上扬了一分细微弧度,笑得玩味,故意不去理睬那个比他矮将近一个脑袋的有趣家伙,魏端公也玩古董,知道真正的好东西十有**不在市场上,拍卖会偶尔有一两样让人惊艳的玩意,但价格高了,要想低价弄到让外人眼红的宝贝就需要身后那位“小爷”,魏端公肯定经王虎剩那双手的国宝级文物未必就比大收藏家来得少。要不是从非正常渠道了解到底细,魏端公一定会走眼,没法子瞧出这家伙还是个有大故事有来头的猛人,魏端公一根烟抽完,安心在山水华门做保安的王虎剩还没上前搭话,等到魏端公掏出烟抽第二根,王虎剩才快步跟上,魏端公恰好将那根烟顺水推舟递给他,并且还替他点上,王虎剩也没矫情地露出受宠若惊那一类脸色,一是不清楚魏端公冰山下的根基,二来王虎剩好歹也是刨坟挖墓那一行业的榜眼,又没把柄在魏端公手里,他也懒得表演一番早就炉火纯青的卑躬屈膝,等魏端公把自己那根黄鹤楼点上,王虎剩这才开口道:“魏爷,看得出来,你对风水和毛笔字都有研究,还不仅仅是抓住了皮毛,已经登堂入室,放在今天,很不简单。”

“放在我身上其实也简单。”

魏端公吐出一个烟圈,轻笑道:“我呢,是苦地方出来的人,运气不错,年轻的时候也肯打拼,靠着一点小聪明赚了点钱,买了房子买了车买了女人,然后问题就来了,我不知道怎么把血汗钱花出去,你说尴尬不?加上经历过一些波折和起落,干脆就静下心来练练字,看看书,跟几个老前辈喝茶下棋,二三十年下来,总算摘掉了暴发户的帽子,这事情,谁做了二三十年都有我今天的那点皮毛见识。”

“谦虚了。”王虎剩摇头笑道,一张嘴,就露出那一口缺了半颗门牙的暗黄色牙齿,他这种人就算西装革履坐在西餐厅,也会被认作是一离开餐桌就回到农村旮旯头扛锄头的农民,最好也是工地上搬运水泥的外来务工人员,世上千里马不少,少的是伯乐,关键是王虎剩这匹马还从不叫唤,狗不叫还能咬人,瘦骨嶙峋的千里马就只能被拉去做最下贱的苦力。

“虎剩,说句不该说的,你要真跟钱没仇,不至于在山水华门做保安吧?当然我不是瞧不起保安这份工作,这就像说让诸葛亮做私塾先生是没问题,但总冤枉了那一肚子的锦囊妙计和那一颗大智近妖的脑袋。”魏端公混迹三教九流几十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自然不俗,到了王虎剩这边,兴许是脑海中“小爷”的形象定了势,说起话来没刻意下里巴人,犹豫了一下,魏端公扬起那只夹烟的手,说了句挺荤素不忌的话,“我这双手,能摸一线女明星的****,为什么要去摸路边发廊女的胸?”

“魏爷,一直以为你是个文化人,平日里听惯了你的调调,再听这话,还真不适应。”王虎剩摸着下巴眼神古怪盯着魏端公道。

“早说了,我是穷地方走出来的人,骨子里糙得很,所以也难怪这一路走来尽是白眼,十几二十年的冷嘲热讽都听得我都耳朵起老茧,没办法,娘胎里带来的东西,这辈子是改不掉了,有句话说三代人出个贵族,我本来打算生个儿子慢慢培养,结果到现在三个老婆给我生了四个女儿,没戏。”

魏端公无奈道,说这番话轻描淡写,三十多年坎坷跌宕最终付与一腔平静,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底蕴,抽完一根烟,点燃他今天的第三根,然后再次给王虎剩点上,似乎是被勾起了心事,心底寻常压下不去打扫尘埃的往事一点一滴泛起,深吸一口,缓缓吐出,在斜坡上放慢了脚步,抬头望着一盏盏刚刚亮起的路灯,有些感慨,“魏端公这个名字是年轻的时候一个老和尚帮忙改的,说原先的那个名字不好,我也没多想,就改了,当时觉得只要姓没改就成。碰上那位世外高人,也是一段机缘。年轻的时候在江西吃了大亏,四处流窜,不知怎么就爬上了一座没什么名气的山,山顶有座破道观,就只有一个披旧袈裟的老和尚,起初看着的确不伦不类,老人话不多,如今想来也没有什么字字珠玑,我在那里躲了一个多星期,下山后,二十多年一路走下来就极少有崴到脚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沾了老人家的佛气,一直忍着没敢去打扰他,因为他不让,我知道现在再去,十成已经房塌人亡,肯定再见不到他,这是我最大的遗憾,比没儿子传香火都来得大。虎剩,跟你说这个,我也不瞒你,是因为我知道你是谁,虽然只是个大概,但我确定我这话说出口,没有对牛弹琴,也不会污了那老人家,说句托大的,整个江浙沪让我看得起的人不少,但今天这一席不值钱的话,你还是第二个听到。”

“我的身世更不值钱。”

王虎剩顿了顿,似乎考虑如何接话,他事先如何揣测都没料到魏端公会来一个掏心掏肺,当真是措手不及,狠狠吸了一口烟,低头凝视着手中一根就抵得上一包烟的黄鹤楼,似乎在思考这烟凭什么就卖那么金贵,道:“命这东西,我跟你一样,懂得都比常人多一点,但摊到自己身上,没辙。魏爷,承蒙你看得起,以后有不方便办我又能搭上手的事情,尽管开口。”

“真图你们什么,我就不是现在这个魏端公了。”魏端公笑道,陈二狗也好,王虎剩也罢,的确算不得路人甲路人乙那类俗人,但如果说魏端公这一多星期来的作态都是希望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那绝对是天大的笑话,到了他今天这个高度,给王虎剩点根烟这种小事,传出去都可以让王虎剩身价倍增。再者魏端公也是半个商人,比谁都清楚当今这个时代绝不是春秋战国,没人会为一两句话割头颅洒热血,会真的去慷慨赴死,魏端公自己就深有体会,当年把他从穷山窝带到繁华社会的老大出事后,近百号小第兄弟没一个肯顶替那个义字当头的中年男人,结果逮进局子到现在都没出来,原先挺漂亮的老婆被一口口声声兄弟如手足的哥们包养了,魏端公当时没头脑发热地背黑锅,也没承担起养活那个男人老婆孩子的担子,这些年虽然一直心怀愧疚,但绝不后悔。

社会很实际,现实很残忍,兄弟不靠谱,女人很势利,这就是魏端公的世界。

王虎剩狠狠抽着烟,斜眼瞟着魏端公,知道以前还是看低了这个男人几分。

魏端公,一个自称马马虎虎能算半个文化人的流氓,大流氓,是流窜的氓民。即将到耳顺之年的他懂点青乌堪舆之术,一些南京圈子内的熟人政客都巴望着让他去瞧风水;会些舞文弄墨,尤其擅长山水泼墨和北碑,其中壁拆痕颇有大家风范,十几栋房产中大厅里挂得都是自家的作品;还知晓不少中药秘方和养生之道,将近五十岁的身子还能一个晚上轻松降伏两个如狼似虎的熟女,头上顶着考古学博士和哲学、西方美术学双料硕士的三顶帽子,这样一个走到哪个圈子都能说得上话的伪文人,却跟两位中央******委员打过高尔夫喝过茶吃过饭,同时与上海地下巨擘有过命的交情,三十年不择手段的心狠手辣,终于赢来一个称呼,魏公公。

而他却没脾气地遭了小屁孩张三千一个多星期的白眼,跟陈二狗这种小虾米喝酒聊天,给王虎剩点烟,邻家大叔般和蔼可亲。

魏端公随手扔掉烟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是想给二狗找条退路,我今天不妨把话挑明,我确实看二狗顺眼,但没想要把你们拉进我那个圈子,我从不拜把子,因为信不过别人,上了我贼船的人,不是被我对手打残就是被我玩死,没几个有好下场,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两个能喝小酒聊天打屁的人,不想丢了。”

王虎剩欲言又止。

魏端公轻轻叹息道:“树大好乘凉?树倒猢狲散?好乘凉的大树哪天真倒了,有些猢狲是想逃都逃不掉的,二狗还年轻,陷进去出不来,就太不值了,你让他再等等,我这条就要上岸的船不适合他。”

“那不谈这个。”

王虎剩咧嘴笑道,“二狗有条狗,是东北长白山脉的守山犬,是母的,我听说你有条公的陕西细犬,也是从深山里带出来的纯种,我看它们有戏。”

魏端公点了点头,指着王虎剩耸了耸肩,有点无可奈何道:“你啊你,不到黄河心不死,一根筋。”

王虎剩梳理了一下那个中分头,道:“没小聪明,就只能靠瞎撞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wx.com
上一章:第八章 孩子与蛇,金石气 下一章:第10章 孽畜,现出原形
热门: 张爱玲散文 禁区 全星际都爱我做的菜 有妖 盗墓笔记重启之极海听雷 困兽 综艺娱乐之王 捡了本天书 生而为王[快穿] 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