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半壶虎跑老茶

上一章:第六章 男孩女孩? 下一章:第八章 孩子与蛇,金石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wx.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第七章半壶虎跑老茶

虽然被江浙沪圈子一致认作是心眼比针孔还小的洪水猛兽,但魏端公自认为是个很大度的男人,到了今天,出道以来共计修心养性了三十多年,哪怕有人当面诅咒他一辈子只能生女儿让人糟蹋,魏端公也没说一定要把那个不长眼的家伙大卸八块,但说魏端公是个女人,这是公认的大忌讳,是逆鳞。所以魏端公十指交缠于腹部,不动筷子,不喝酒,笑眯眯盯着还端着一盘梅菜扣肉的张三千,如狼似豺。

陈二狗举起一碗酒,圆场道:“魏先生,那孩子妈一生下来就死了,过了四年爹也喝酒死了,有娘生没爹教的小地方犊子,能有啥教养,你别放心上。这碗酒我先干为敬,就当替张三千这孩子给你赔不是。”

“三叔,太爷爷说你越好的酒越不能多喝。这酒我喝就是了。”

张三千一把放下那盘菜,抢过那一碗茅台,一口喝光,原本如临大敌的王虎剩和王解放松了口气,看到张三千吞酒时候苦大仇深就跟灌毒药一样的神情,平时吃了张三千不少苦头的表兄弟俩笑翻了,魏端公愣了一下,还真没想到这模样半男半女气质阴柔脾气倔强的小孩还有这气魄,一碗茅台不说一口气咽下去不简单,后劲也足够把一般人掀翻,滴酒不漏的张三千把酒喝光后先是小脸唰一下绯红如海棠,然后狠狠瞪着魏端公,只是那股狠劲在酒的晕染下,成了类似《封神榜》里醉酒后的狐狸精,眼神涟漪,那一抹醉意,就像狐狸尾巴,魏端公笑望着这个颇有趣的孩子,伸出大拇指,道:“有种。”

“三叔,我睡会儿,扛不住了。”

然后张三千就晃悠悠上床去睡觉,都没爬上铺,直接在陈二狗下铺晕晕沉沉睡去,估计是爬不上去了。陈二狗和魏端公相视大笑,张三千做菜的手艺不错,对付陈二狗王虎剩这种人是绰绰有余,魏端公虽然仅仅是偶尔动筷,但也极为难得,要知道这位南京出了名的头号老饕对食物要求比女人还高,上他餐桌的菜也肯定比上他床的女人来得稀罕,这位养了藏獒养了山东细条也养了外国名犬的大人物小夹了一块扣肉,细嚼慢咽,用一口地道的江淮官话淮西片道:“我其实能算半个广东人,外人看我们都说带毛儿的不吃掸子,带腿儿的不吃板凳,带膀儿的不吃苍蝇,剩下的全吃,这是讲我们敢吃,来江浙后,才知道那在京城老饕眼中跟生吞活剥,茹毛饮血本没有太大的差别,虽然生猛海鲜原汁原味,但跟孔圣人讲的食不厌精烩不厌细差远了,所以到现在,满嘴最地道的南京话,讲吴方言太高小片也难不倒我,吃东西,更是讲究门道,谁都想不到我会是广东云浮出来的人。”

魏端公不理会一堆云里雾里摸不着头脑的光膀子碰完喝酒的爷们,环视一周,十三四个平米的小房间,一张上下铺的床,煤气灶加煤气瓶,一张铺有报纸整齐摆放书籍的老旧书桌,然后加上这张十几公分高的小餐桌,搭上四条小板凳,真没有半点多余的空间,墙角落还自制了一个竹制餐柜摆放锅碗瓢盆,看到这些,魏端公很有感触,哪怕他今天能养十来条名犬,光别墅就有六七套,玩过的女人有明星有名媛有富婆有校花,但就像他有一句话没说出口,他不管多像一个南京人,却始终“把根留在了广州最穷的云浮”,穷地方煎熬出来的人,除非良心全被狗吃了,否则断然不会狗眼看人低,这也是魏端公肯坐下来吃这顿饭的很大原因。

王虎剩知道他是魏端公,所以愈发不冷不热,不敬酒不攀附,当然不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只不过不是每个权贵都会带来显赫,商人都讲利润,没利益谁会平白无故让你占便宜,陈二狗才来南京来这山水华门没多久,好事太快上门往往不是好事,王虎剩很懂福祸相依的道理,看到陈二狗没被一瓶茅台冲昏头脑,放心不少,而且魏端公似乎到目前为止也没露出什么狐狸尾巴,没要进行何种交易的端倪,王虎剩酒一碗一碗喝,没半点客气,也暗中给魏端公看相,光看脸相,王虎剩只能确定这家伙福禄颇大,只不过阴气极盛,是福是祸还说不定,只不过随后兴许是酒喝到六七分醉话都放开了说的缘故,一不小心就跑题到风水,然后魏端公跟王虎剩就像找到知己一般侃侃而谈,魏端公学问驳杂,加上那股谈吐淡定的风范,像极了精通易学的教授,喝了口碗中酒,魏端公畅快道:“大概从南北朝开始到清朝,地学名师其实不少,但学术谈不上丰富,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被当朝限制,视作禁脔,拿了俸禄便不准于民间葬地,因为恐与民间点出禁地,怕出帝王。杨公《天玉经》劝诫后人多观各县城池学宫行署,祠堂则关系一族,私宅则关系合家,摸透了各省府厅州县城池的方位坐卦,算明了地理之学的大半。所以我小有成就后,手里有了闲钱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遍全国省市,尤其是像西安这类老城,还得呆上个星期,这一跑,就花了将近三年时间。”

王虎剩深有感触道:“确实得多看多走,我当年也是跟着师傅对照着书边看边学,书上的东西说死也不死,关键还是看读书的那个人脑子开不开窍,三年找脉,十年点穴,理气峦头这一块就足够让人几辈子钻研不透,到了如今,我还真没见过敢说自己精通青乌之术的牛人。”

魏端公笑道:“我倒马马虎虎认识两个,一个出身风水世家,年纪轻轻就看破红尘跑去武当山做了牛鼻子老道,一呆就是三十年,不过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我还真看不透他是高人,事实上那人在武当山没半点名气,就跟《天龙八部》里那个扫地僧一样与世无争。还有个呢,在杭州吴山之巅做一个守寺人,很有故事,吴山就是那个‘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的吴山,你们有机会去杭州,就说是魏端公的酒友,他一定会拿好茶好酒招待你们。”

陈二狗一脸艳羡地轻声道:“杭州是个好地方,山好水好,我也想去吴山,我家老人就说过吴山有人欠他半壶虎跑老茶,当年老头子没走的时候就唠叨着欠了三十三年,每年都要唠叨,所以我记得很清楚,到今天,如果还活着,肯定还要继续说。”

魏端公手一抖,刚倒的一碗酒洒了半碗,这位被畏称作死太监魏千岁的大人物低下头,看不清表情。

这个时候,恰巧张三千突然冒出一句梦话,出自《出师表》,“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未完待续。)

推荐热门小说陈二狗的妖孽人生,本站提供陈二狗的妖孽人生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陈二狗的妖孽人生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wx.com
上一章:第六章 男孩女孩? 下一章:第八章 孩子与蛇,金石气
热门: 云雀 黑暗王者 学霸和校草双双崩人设 网游之邪龙逆天 男神自带降智光环[综] 功法修改器 信息素依赖症 佛系科技 狂探 反派太美全星系跪求不死